冷CP堆放处

这里是冷到南极的全职cp集散地。
我们的口号是:只有想不出的梗,没有拉不来的郎!
关爱冷cp,拍砖请轻拍~

【唐方】呼啸之声(ABO|R18)

【唐方】呼啸之声(ABO|R18)

BY 西湖苦茶

*唐昊×方锐,R18,唐A方O,OOC,有林方,cp洁癖慎入!
*手动河蟹,非常时期,低调吃肉。
*天雷,我说真的!
*反正俩人最后也没成。

唐昊最近很烦躁。
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第九赛季一开始,呼啸就暴露了明显的磨合不足问题,导致他们在团队赛中频频失利。虽然最后他们挺进了四强,但这离唐昊的要求还远远不够。
冠军!这才是他一直所ke求的,胜利的终点!
原本在鬼王巢穴被集火带走就很让人不爽了。刷了一会儿微博后,唐昊的烦躁愈发加深。
方锐v:变天了。
冷不丁地,这么一条微博跳入眼帘,尤其评论栏里还跟着个碍眼的“累感不爱”。唐昊原本就心情不好,这一下更是火上浇油。
明明你这家伙才是间接导致这次团灭的原因吧,你在那里叹息惆怅个什么劲!
想到这里唐昊站起身走出宿舍。对方锐的迁怒和不容别人违背的傲气让他升起想好好教训教训对方的冲动,让他知道呼啸的当家早已不再是林敬言了。可刚刚走到方锐宿舍门口,他就闻到了一股陌生的香气。
那是一种隐hui的花香,不似玫瑰的浓烈,也不是百合的清甜,而是更深幽的,却又紧紧地勾人心肺。
这是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
有omega发qing了。
这是唐昊脑中的第一个念头,但很快就被他否定了。要知道,呼啸战队在他和赵禹哲、刘皓这些人加入前,一直只有林敬言一个alpha,omega更是一个都没有。大多数人,都是属于beta这个庞大而普通的群体。
就像方锐的xing别栏登记的那样。
唐昊猛地一个激灵,这才发现,那股you人的香气,正是从方锐半掩的宿舍门内发出的。
难道身为beta的方锐绑架了个发qing的omega回来?
想到这里,唐昊几步上前推开了虚掩的门。
伴随着浓郁的花香漫出,唐昊看清了门内的景象。
电脑桌上简单的陈设被扫落在地,一片狼藉。唐昊顺手锁上门,才向前迈了一步,就踩到了方锐的手机。
他试着摁了两下,手机界面还停留在发出微博后的网页。唐昊将手机随手搁在桌上,缓缓朝香气的发源地靠近。
一个人影缩在chuang角,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唐昊试图掀开那被子,手刚触碰到对方,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嗓音。
“走开……”
听起来像是方锐的声音。
但这声音不似方锐平常的吊儿郎当,而是带着显而易见的chan抖。
唐昊没有去管对方的反常。方才残留的怒气和被忤逆的烦躁让他一把掀开了被紧紧攥住的被子。
一股浓郁的花香在屋内弥散开来。
芳香的主人完全暴漏在了空气中,黑暗中被月光映照的熟悉的脸让唐昊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
方锐是omega。
方锐正在发qing。
不过唐昊很快就顾不上思考这一现实给他的冲击了。浓郁的omega信息素味道正在不断liao拨着他的神经,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试图触碰信息素的源头。
方锐的T恤高高撩起,短裤也褪到了膝盖以下。他luo露在外的皮肤泛着粉红,一只手正覆在双tui间,毫无章法地大力rou弄着。
眼前这幕情景实在太过刺ji,唐昊感觉自己全身都开始发烫,某个部位也不受控制地兴fen起来,他的信息素开始散发,是张狂而带有侵略性的罂粟的味道。
唐昊信息素的味道刺ji得方锐更加ji动,他轻轻wu咽了一声,加大了手下的力度。
在离开训练室时,方锐还没有想过数分钟后等待他的竟然是这样一幅情景。
他以beta的身份活了二十多年,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躺在床上刷微博的方锐突然被一阵剧烈的战li感击中,惊得他掉了手机。
陌生的ke望在他体内乱窜,他不清楚自己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只拼命想shi放体内的yu念。
书桌上的陈设在慌乱间被扫落在地,方锐已经顾不上去管。他瘫坐在床边,紧紧裹着被子,用手大力rou noog着自己的下ti,却无法疏解后面又酸又麻的感觉和前面zhang痛的yu wang。
方锐感觉到唐昊掀开被子的力道,却完全无力阻止。他已经快要疯了,自己手yin根本无法达到gao chao。还不够。方锐想着,空着的那只手伸向了自己的后面。
然而手还没有够到那个折磨人的所在,就被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了。
方锐不满地轻哼出声,下一秒嘴唇就被人狠狠咬了一口。
疼痛让他稍微清醒了点,就听见唐昊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带着不正常的沙哑:“方锐,让我帮你。”
方锐不知有没有听懂对方的暗示。他将双臂缠上唐昊的脖颈,本能地想要靠近alpha信息素的来源。
“你这是默认了?”唐昊含混不清地问。还没等方锐回答,双臂一紧就把对方抱上了身后的chuang。
唐昊急切地重新wen上去,一只手伸向了方锐刚刚没能碰到的地方。
方锐后xue里流出的yin水几乎将nei裤打湿。唐昊帮他把nei裤扒下来,手指蘸了那些晶莹的液体,缓缓cha入对方的后xue。
发情期的omega的后面变得很适合zuo ai。唐昊刚刚探入一指,就被方锐紧紧地吸fu住。
他试着chou动手指。方锐的里面早已经shi hua得一塌糊涂,xue口急切地一张一合,正迫不及待地等待alpha有力的cha入。
估摸着对方大概不需要更多的qian xi,唐昊抽出手指,将自己的fen shen顶上方锐的xue口,缓缓推了进去。
方锐发出饕足而yong懒的喟叹,他的双tui不由自主环上身上人的yao间,tui弯一勾,试图进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
还保有一丝理智的唐昊看着身xia被情绪淹没的人,神情有些复杂。
唐昊讨厌方锐,从他来到呼啸的第一天就讨厌。拎着行李路过方锐的宿舍时,看到那个望着窗外旧队长远去脚步的失落背影,唐昊狠狠地嗤之以鼻。
在他眼中,这个社会只有弱肉强食。成王败寇,既然失败就接受自然法则的淘汰罢,这么磨磨唧唧让人厌烦。
随着接触的增多,这种情绪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一方面,唐昊瞧不起方锐的猥琐流打法;而另一方面,在看到队内对战方锐输了朝自己不好意思地微笑时,赛前准备脸上挂着坚定决然的神情时,和林敬言通电话脸上挂着顽皮与灵动时,那一瞬间心中的涟漪,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进ru方锐的那一刻,唐昊明白,他这是心动了。
他不是不知道方锐和林敬言的关系。林敬言身为alpha,却选择了方锐这样一个beta。那么,当他得知方锐转化成了omega的时候,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而现在,这些他通通不愿去想。他只要知道,此时此刻,他zhan you了身下这个人,这就够了。
在他初次转化为omega的时候。
唐昊开始了chou dong。发情期的omega身体特别的min感,只是浅浅的chou cha,方锐的身体就已经chan抖着quan缩起来。唐昊重重碾过某一点,就感觉到方锐全身剧烈一抖,竟然直接she了出来。
后xue因为gao chao的余yun而suo jin,伴随着大股的yin液,热la la地淋在唐昊的fen shen上。
唐昊试图入侵方锐的生zhi道,突然袭来的剧烈疼痛让方锐无法控制地抽qi出声。
方锐轻声呢喃。唐昊将耳朵凑到对方嘴边,分明听到他在叫:“队长,队长……”
唐昊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在叫自己。
而是方锐越过自己所看到的,陪伴了他四年的另一个人。
这一认知带来的挫败感让唐昊丧失了理智,他发了狠地进攻方锐的生zhi道,一下一下打桩一样,像是要将对方tong huai。
方锐的shen yin声渐渐拔高。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痛苦,然而痛苦之外却又带着些许陌生的kuai感,若有似无的,几乎要将他逼疯。
他哭jiao着,双臂紧紧攀着唐昊的脖子,挺腰ying合对方的zhuang击。
在即将成结的前一刻,方锐却突然恢复了神志。虽然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但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他下意识地一把推开了唐昊。
fen shen硬生生地从方锐后xue里ba出来,唐昊ba chi不住地就势she在了chuang上。他抬起头,方锐眼神清明,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唐昊忽然有些心虚。他翻身从chuang上坐起,背对着方锐。
“我去买药。”他说。方锐还在发qing期,虽然没有内she,但抑制剂和避yun药都是要吃的。
只是一场xing ai,没有标记。
唐昊带着药回来,就看见方锐宿舍门口站着一个人。
等他走近,那个人抬起头来望向自己。明明是和善地微笑着,唐昊却感到一阵胆寒。
林敬言一只手紧紧握在门把上,似乎是要宣告自己的主权。
“看到方锐的微博语气不太对,我就过来看看。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END-

评论(32)
热度(75)

© 冷CP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