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堆放处

这里是冷到南极的全职cp集散地。
我们的口号是:只有想不出的梗,没有拉不来的郎!
关爱冷cp,拍砖请轻拍~

【林方/唐方】三苦(ABO/R18/三部曲)

把《呼啸之声》和《死局》,连同新篇《破立》搞了个爱(nue)小糖糕三部曲,放在一起啦!这边也转发一下。糖糕×点心的【甜食组】,来买一发安利吧www

西湖苦茶:

【林方/唐方】三苦(ABO/R18/三部曲)

BY 西湖苦茶

第一苦、怨憎会——《呼啸之声》

唐昊最近很烦躁。
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第九赛季一开始,呼啸就暴露了明显的磨合不足问题,导致他们在团队赛中频频失利。虽然最后他们挺进了四强,但这离唐昊的要求还远远不够。
冠军!这才是他一直所渴求的,胜利的终点!
原本在鬼王巢穴被集火带走就很让人不爽了。刷了一会儿微博后,唐昊的烦躁愈发加深。
方锐v:变天了。
冷不丁地,这么一条微博跳入眼帘,尤其评论栏里还跟着个碍眼的“累感不爱”。唐昊原本就心情不好,这一下更是火上浇油。
明明你这家伙才是间接导致这次团灭的原因吧,你在那里叹息惆怅个什么劲!
想到这里唐昊站起身走出宿舍。对方锐的迁怒和不容别人违背的傲气让他升起想好好教训教训对方的冲动,让他知道呼啸的当家早已不再是林敬言了。可刚刚走到方锐宿舍门口,他就闻到了一股陌生的香气。
那是一种隐晦的花香,不似玫瑰的浓烈,也不是百合的清甜,而是更深幽的,却又紧紧地勾人心肺。
这是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
有omega发qing了。
这是唐昊脑中的第一个念头,但很快就被他否定了。要知道,呼啸战队在他和赵禹哲、刘皓这些人加入前,一直只有林敬言一个alpha,omega更是一个都没有。大多数人,都是属于beta这个庞大而普通的群体。
就像方锐的性别栏登记的那样。
唐昊猛地一个激灵,这才发现,那股you人的香气,正是从方锐半掩的宿舍门内发出的。
难道身为beta的方锐绑架了个发qing的omega回来?
想到这里,唐昊几步上前推开了虚掩的门。
伴随着清淡的花香漫出,唐昊看清了门内的景象。
电脑桌上简单的陈设被扫落在地,一片狼藉。唐昊顺手锁上门,才向前迈了一步,就踩到了方锐的手机。
他试着摁了两下,手机界面还停留在发出微博后的网页。唐昊将手机随手搁在桌上,缓缓朝香气的发源地靠近。
一个人影缩在chuang角,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唐昊试图掀开那被子,手刚触碰到对方,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嗓音。
“走开……”
听起来像是方锐的声音。
但这声音不似方锐平常的吊儿郎当,而是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
唐昊没有去管对方的反常。方才残留的怒气和被忤逆的烦躁让他一把掀开了被紧紧攥住的被子。
一股浓郁的花香在屋内弥散开来。
芳香的主人完全暴漏在了空气中,黑暗中被月光映照的熟悉的脸让唐昊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
方锐是omega。
方锐正在发qing。
不过唐昊很快就顾不上思考这一现实给他的冲击了。浓郁的omega信息素味道正在不断撩拨着他的神经,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试图触碰信息素的源头。
方锐的T恤高高撩起,短裤也褪到了膝盖以下。他luo露在外的皮肤泛着粉红,一只手正覆在自己的双tui间,毫无章法地大力rou弄着。
眼前这幕情景实在太过刺激,唐昊感觉自己全身都开始发烫,某个部位也不受控制地兴奋起来,他的信息素开始散发,是张狂而带有侵略性的罂粟的味道。
唐昊信息素的味道刺激得方锐更加激动,他轻轻呜咽了一声,加大了手下的力度。
在离开训练室时,方锐还没有想过数分钟后等待他的竟然是这样一幅情景。
他以beta的身份活了二十多年,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躺在床上刷微博的方锐突然被一阵剧烈的战栗感击中,惊得他摔了手机。
陌生的ke望在他体内乱窜,他不清楚自己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只拼命想释放体内的yu念。
书桌上的陈设在慌乱间被扫落在地,方锐已经顾不上去管。他瘫坐在chuang边,紧紧裹着被子,用手大力rou弄着自己的下ti,却无法疏解后面又酸又麻的感觉和前面胀痛的yu望。
方锐感觉到唐昊掀开被子的力道,却完全无力阻止。他已经快要疯了,自己手yin根本无法达到高chao。还不够。方锐想着,空着的那只手伸向了自己的后面。
然而手还没有够到那个折磨人的所在,就被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了。
方锐不满地轻哼出声,下一秒嘴唇就被人狠狠咬了一口。
疼痛让他稍微清醒了点,就听见唐昊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带着不正常的沙哑:“方锐,让我帮你。”
方锐不知有没有听懂对方的暗示。他将双臂缠上唐昊的脖颈,本能地想要靠近alpha信息素的来源。
“你这是默许了?”唐昊含混不清地问。还没等方锐回答,双臂一紧就把对方抱上了身后的chuang。
唐昊急切地重新吻上去,一只手伸向了方锐刚刚没能碰到的地方。
方锐后xue里流出的yin水几乎将内裤打湿。唐昊帮他把内裤扒下来,手指蘸了那些晶莹的液体,缓缓cha入对方的后xue。
发qing期的omega的后面变得很适合做ai。唐昊刚刚探入一指,就被方锐紧紧地吸附住。
他试着抽动手指。方锐的里面早已经shi滑得一塌糊涂,xue口急切地一张一合,正迫不及待地等待alpha有力的cha入。
估摸着对方大概不需要更多的前xi,唐昊抽出手指,将自己的fen shen顶上方锐的xue口,缓缓推了进去。
方锐发出饕足而慵懒的喟叹,他的双腿不由自主环上身上人的腰间,腿弯一勾,试图进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
还保有一丝理智的唐昊看着身下被qing yu淹没的人,神情有些复杂。
唐昊讨厌方锐,从他来到呼啸的第一天就讨厌。拎着行李路过方锐的宿舍时,看到那个望着窗外旧队长远去脚步的失落背影,唐昊狠狠地嗤之以鼻。
在他眼中,这个社会只有弱肉强食。成王败寇,既然失败就接受自然法则的淘汰罢,这么磨磨唧唧让人厌烦。
随着接触的增多,这种情绪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一方面,唐昊瞧不起方锐的猥琐流打法,在他看来,那是向对手示弱的表现。而另一方面,在看到队内对战方锐输了朝自己不好意思地微笑时,赛前准备脸上挂着坚定决然的神情时,和林敬言通电话脸上挂着顽皮与灵动时,那一瞬间心中的涟漪,又是怎么回事?
在进入方锐的那一刻,唐昊终于明白,他这是心动了。
他不是不知道方锐和林敬言的关系。林敬言身为alpha,却选择了方锐这样一个beta。那么,当他得知方锐转化成了omega的时候,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而现在,这些他通通不愿去想。他只要知道,此时此刻,他zhan有了身下这个人,这就够了。
在他初次转化为omega的时候。
唐昊开始了chou动。发qing期的omega身体特别的min感,只是浅浅的chou cha,方锐的身体就已经颤抖着蜷缩起来。唐昊先开始还控制着力度,没过几下就忍不住加大了幅度。唐昊重重碾过某一点,就感觉到方锐全身剧烈一抖,竟然直接she了出来。
后xue因为高chao的余韵而缩紧,伴随着大股的yin液,热辣辣地淋在唐昊的fen shen上。
高热柔软的内bi紧紧吸吮fen shen带给唐昊无与伦比的kuai感。他再一次吻上方锐的唇,辗转品尝着那股清甜的铃兰香,同时把自己口中浓郁的罂粟气息反喂到对方口中。
真是讽刺,明明是个猥琐的家伙,信息素居然会是这么清甜的味道。
令人沉溺其中,再难自拔。
alpha浓烈霸道的信息素刺激得方锐难耐地扭动,后xue也拼命收缩,似乎想把在其中穿刺的凶器吞向更深的所在。
唐昊试图入侵方锐的生zhi道。刚刚发育成熟的器官经受不住这样粗鲁的对待,突然袭来的剧烈疼痛让方锐无法控制地抽泣出声。
方锐轻声呢喃。唐昊将耳朵凑到对方嘴边,分明听到他带着哭腔在叫:“队长,队长……”
唐昊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在叫自己。
而是方锐越过自己所看到的,陪伴了他四年的另一人。
这一认知带来的挫败感让唐昊丧失了理智,他发了狠地进攻方锐的生zhi道,一下一下打桩一样,像是要将对方tong坏。
方锐的shen yin声猛地拔高。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痛苦,然而痛苦之外却又带着些许陌生的kuai感,若有似无,几乎要将他逼疯。
他哭叫着,双臂紧紧攀着唐昊的脖子,挺yao迎合对方的撞击。
在即将成结的前一刻,方锐却突然恢复了一丝清明。虽然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但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他下意识地一把推开了唐昊。
fen shen被硬生生地从方锐后xue里拔出来,唐昊把持不住地就势she在了chuang上。他抬起头,方锐眼神清明,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唐昊忽然有些心虚。他翻身从chuang上坐起,背对着方锐。
“我去买药。”他说。方锐还在发qing期,虽然没有内she,但抑制剂和避yun药都是要吃的。
只是一场xing爱,没有标记。
唐昊带着药回来,就看见方锐宿舍门口站着一个人。
等他走近,那个人抬起头来望向自己。明明是和善地微笑着,唐昊却感到一阵胆寒。
林敬言一只手紧紧握在门把上,似乎是要宣告自己的主权。
“看到方锐的微博语气不太对,我就过来看看。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第二苦、爱别离——《破立》

“你真的要去兴欣?”阮永彬举着半只鸭腿,嘴里含混不清地问。
“废话。”方锐毫不犹豫地回答,叼着个鸭脖子咬得咯吱咯吱响。
“收入无缘无故少了一半,要我可得心疼死啊……”另一个骑士选手感慨道。
“哥豁达,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方锐无比潇洒地一挥手。
行李全部打包好快递走,离队手续也都已经办齐,方锐邀请了队里仅剩的几个老资历的选手最后出来搓一顿,在俱乐部附近他们常去的小饭馆——当然不是他付钱。
阮永彬要了瓶二锅头,方锐也喝了二两。他们这些职业选手酒量都小,不过这点酒还没到让他晕的程度。
几个人出了饭馆回到俱乐部,也就散了,各回各的宿舍。方锐路过训练室的时候,却发现门后隐约透出了灯光。
他轻轻推开门,发现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正全神贯注地紧盯着屏幕。
修长匀称的左手在键盘上急速舞动,另一只手紧紧握着鼠标。
屏幕上的流氓一套霸王连拳,将对面的战斗法师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是唐昊。
依然是那样凌厉的攻势,手法与他初入联盟时并无二致。
他一直坚持着自己的风格,永远不会因为旁人而改变。
做出改变的人,只能是自己。
然而既然以唐昊为核心的这个新体系不需要他的改变,那么留给他的,也只有离开这一条路。
直到血条归零,战斗法师也没有突破流氓的连击。屏幕上跳出“荣耀”两个大字后,唐昊回头,发现了站在门口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方锐。
“堂堂队长跑到网游里虐菜,丢不丢人。”方锐故作轻松地调笑着,却发现唐昊只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一言不发,顿时觉得有些尴尬。
“来一局。”唐昊退了那个小号,往桌上丢了两张帐号卡,还帮方锐开了台电脑。
方锐走过去坐下,看到了卡上的角色名。
唐三打,鬼迷神疑。
方锐迟疑了一下,拿起了鬼迷神疑的帐号卡,熟练地登录了队内的对战系统。
方锐办了离队手续后,这张卡就交还了战队。不过因为还没有找到接班人,鬼迷神疑还是方锐使用时的样子。
方锐看着竞技场对面的唐三打,心里有一瞬间的恍惚。
仿佛时光又倒流回了四年前,林敬言操纵着唐三打耐心地指导着他打配合。
而现在,虽然操作者不同,角色也完全换了个样子,但仍然令方锐轻易地想起了那些过往。
现在,属于犯罪组合的最后一点痕迹,也要被抹去了。
没有注意到方锐的心不在焉,唐昊操纵着唐三打直接冲上,抛沙、麻针、汽油瓶一连串的攻击一股脑招呼上去。
鬼迷神疑一个后翻避过,方锐凭借他精准的操作和飘忽的走位和唐昊玩儿起了迂回。
最终,鬼迷神疑先一步倒下,而唐三打也进入了红血状态。
方锐不在意地耸耸肩。毕竟这一年来与唐昊的对战,他的胜率都不怎么高,这种风格强硬的对手向来是猥琐流的克星。
“我走了。”方锐笑了笑,把帐号卡取出来还给唐昊,便站起身径直向门口走去。
“你不是订的明天的票?”唐昊皱眉。
“我行李都寄到H市了,正好老林回了N市,到他那住一晚。”方锐解释。
身后久久没有回音。方锐刚一转过身,就被一股力量猛地推到了墙上。
唐昊的身影笼罩下来。一米八几的个子在方锐面前显得十分有压迫力,他的信息素的味道浓浓地溢满了鼻腔,再加上刚刚喝的酒上了头,方锐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
唐昊的手扶住方锐的后脑勺,微低下头,鼻尖几乎要碰到方锐的鼻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浓烈的罂粟香蔓延开来,方锐有种快要窒息的错觉。
不是错觉,他想。伸手想要推开他,对方却纹丝不动。
“不管你先遇到的是谁,不管那天晚上的事有没有发生,你都会选择他,是么?”唐昊沉声问道。
哎哟我去这是哪门子的玛丽苏小言情桥段啊。方锐在心里默默吐槽。
姑且不论方锐是从哪里知道玛丽苏小言情的专用格式,他无奈地笑了笑,直直对上对方咄咄逼人的视线:“这一年你也看到了,恐怕比起队友,我们更适合做对手呢。而且——”他顿了顿,“这样的唐三打和鬼迷神疑,是再也不会属于我的曾经。”
方锐推了推唐昊,这次对方没有再坚持,而是默默让开了路。
“再见,方锐。”唐昊忽然出声道。
“……场上见。”方锐没有回头,低声回答了这么一句后,便直接出了训练室。
唐昊依然保持着方才的姿势,视线转向了桌上的两张帐号卡。唐三打和鬼迷神疑,曾经并肩作战的犯罪组合,他们是天生的搭档,而自己和方锐之间,永远只会像刚刚的对决,两败俱伤。
方锐从俱乐部大楼出来,不期然对上一双带笑的眸子。
林敬言从车里出来,微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方锐也笑了起来,快步走到林敬言面前。
林敬言的信息素是梅花香。
一如他这个人,枝干虬劲,风霜不摧,冰天雪地中兀自傲然盛开。
很容易让人想起他那八年燃烧生命般的拼搏。
七年呼啸,一年霸图。
即使在寒冬退去后凋谢了,身后也自有百花盛放春满园。
让人安心的气息。
方锐凑近了些,深深吸了口气。
林敬言摸摸方锐的头:“怎么,还没闻够?”
“闻不够啊。以前当beta的时候闻不见,现在当然要闻个够本。”方锐笑道。
即使唐三打和鬼迷神疑的操作者已经改变,他们依然是当初的他们。
方锐,和林敬言。

第三苦、求不得——《死局》

国家队入选成员名单出来的时候,唐昊最先注意到的,不是呼啸唯一被选中的自己,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兴欣战队,方锐。
新科冠军队的副队长,前途无量。
唐昊不记得上次见方锐是什么时候,似乎是呼啸被兴欣10:0得横扫?还是赛季末的那场6:4?
不管是哪次,似乎都没有什么愉快的回忆。呼啸被横扫的那场比赛,方锐以创记录的优势完成了擂台的一挑三,如同高傲的王者,给了曾经排挤他的人一个狠狠的反击。
如此强势的姿态,简直让人忘了他是个omega。
那样一个人,永远漫不经心,却引人不由自主注目。
唐昊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越陷越深了。
他从林敬言那里夺走了许多东西,他的帐号卡,他的队长职位,他的“第一流氓”的称号。
然而,他最想要的,却是无论如何也夺不来的。
不得不说,林敬言赢了,而且赢的彻底。
等唐昊飞到B市与国家队其他成员汇合时,人几乎都来齐了。兴欣的两位选手是最后到的。方锐的身影一出现在门口,唐昊的注意力便被牢牢地吸引过去。
他看到,方锐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
一般新科冠军选手总要把冠军戒指带出来显摆显摆,而这枚戒指,不同于荣耀冠军戒指的精致,却是一枚朴素的银质男戒。
等方锐在旁边的位置坐下,唐昊眼尖地发现,那枚戒指上,刻着一个不起眼的字母——“L”。
唐昊很难形容他此时的心情。如同打翻了调味瓶,五味杂陈。刻着“L”的戒指,唯一的可能只会是林敬言。那么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林敬言标记了方锐。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方锐另一侧坐的张佳乐也注意到了他指间的变化,小声道了句恭喜。方锐调笑着回应了几句,一切都显得和平常没什么不同。
然而唐昊清楚地知道,一切都已经不同了。
叶修以领队身份出人意料地高调登场后,顺道宣布了宿舍的分配问题。因为序号相邻,唐昊和方锐分到了一间宿舍。
国家队的训练项目十分繁重,令人无暇他顾。前几天,两人相安无事。除了日常偶尔的几句对话,再无更多交流。
表面风平浪静,内里却暗潮汹涌。
直到某一天,唐昊再也忍不住,把方锐猛地压倒在宿舍的chuang上。
唐昊钳制住方锐的双手,狠狠地吻他。仿佛要把对方拆食入腹般用力,直到方锐因为缺氧而挣扎时才放开。
方锐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在悄悄蔓延,是幽深的铃兰的花香,与唐昊身上浓烈的罂粟香混在一起,却显得格格不入。
方锐脸色chao红,双眼却一片清明。
唐昊看的分明,那其中没有情yu。
因为方锐是个已标记的omega,不会因为其他alpha的信息素而发qing。
和已标记的omega做ai会是什么感觉?
你可以狠狠地jin入、zhan有他,但你永远无法真正拥有他。
他不会因为你而发qing,也不会成为今世只属于你的唯一。
甚至他在你身下时想着的,也只会是那个标记他的alpha。
永远,求之而不得。
唐昊有一瞬间的走神,紧紧钳制住方锐双腕的手不自觉地松了松。
下一秒就被拳头狠狠地砸在脸颊上。
唐昊被这一拳砸得有些晕,他呆呆地看着方锐推开他直起身来,一双眼睛凌厉地盯着他:
“你听好了唐昊,我们的关系,只能是队友,从来不是、也不该是其他。”
那眼神是如此锋利,直直剜进了他心里。
唐昊不由得想起了第九赛季的夏休,那个令他沉迷的夜晚。那天林敬言看他的眼神与此时的方锐如出一辙。
唯一不同的是,林敬言眼中爆发的是alpha捍卫自己所有权的示威;而方锐眼中流露的,则是拒人千里的冷漠。
“我去训练了。”方锐移开视线,低声说道,“离比赛没几天了,请你专心些。”
唐昊看着方锐离开的背影,眼神浸透着绝望。
无法消除的标记,永无回应的爱情。
这是一场,注定难解的死局。

-END-
———————————————————
曷鸟太太吃我一记唐方安利!
之前看过八百度太太的《呼啸而过》,唐方两人最后也没有打成呢,私心让他们两个打一场。
萌(nue)萌(nue)哒的甜食组(糖糕×点心),不来尝尝吗?

评论
热度(220)

© 冷CP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