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堆放处

这里是冷到南极的全职cp集散地。
我们的口号是:只有想不出的梗,没有拉不来的郎!
关爱冷cp,拍砖请轻拍~

【吴方】Sickness

西湖苦茶:

BY 西湖苦茶






*吴羽策×方锐,医患paro,OOC了真的。




*给曷鸟太太 @雀尾生_Az 的生贺(/≧▽≦/),生日快乐!还记得我们一起开过的吴方脑洞嘛 ( * 艸 * ) 【果咩我又写得矫情+恶俗了求不嫌弃……_(:з」∠)_









世界被赋予了无数巧合,我们的命运在这巧合间交错穿梭。







“医生,我病了。”




吴羽策从一堆病历中抬起头,方锐的大脸凑到眼前,一脸嬉皮笑脸的德行,哪里像有病的样子。




“抱歉,我今天不坐门诊,看病请提前预约。”




冰冷的语调,如同胸前挂的听诊器,泛着金属的光泽。




方锐又凑近了些,脸上笑容不减:“那可以先听我陈述一下病情吗?”




吴羽策盯着方锐,略带不耐烦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心律不齐,胸口阵痛,食欲不振……”方锐努力眨巴着双眼,试图使它们看起来真诚些,“我得了一种,叫做吴羽策的病。”







吴羽策这个人,务实,严谨,从来不看狗血八点档。




所以他也不会知道,方锐说的这一番话,正是出自护士长楚云秀近来强烈推荐的偶像剧——《爱上医生的霸道的我》。




吴羽策没再理会方锐,低下头继续写病历。然而快到下班时间,他一抬头,方锐居然还眼巴巴地坐在候诊席等着他。




楚云秀进来拿诊断书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不知道对两个人在办公室独处了半个下午这一事实产生了怎样的脑♂补。




吴羽策心里也有些意外,脸上却没带出来。他径自进了更衣室脱下白大褂换上自己的黑色风衣,在考勤处签了离便走出了医院大门。




方锐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吴羽策一路走到他租住的小区门口,在一家大排档前停了下来。




老板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吴羽策微笑着回了,点了啤酒和几样小菜,找了个位置坐下,回过头来看着一直跟在身后的人。




“方锐,三年了。”他说。







大一那年,方锐入学不到两个月,身边就已经出现了两个传奇人物。




一个是影视学院的周泽楷,升入大学前便与知名演艺公司签约,在演艺界初露头角。




一个是医学院的吴羽策,出身医学世家,天赋异禀,还弹得一手好钢琴。




直到军训结束的迎新晚会,方锐坐在观众席上,还听到邻座的女生们在津津乐道这两大传奇的事迹。




方锐向舞台上望去,身材修长的青年坐在钢琴前,脊背挺得笔直,修长的十指在琴键上流畅地舞动,悠扬的旋律悄然环绕整个剧场。




他微微倾身,只留下半边令人浮想联翩的侧脸。




方锐没听出来吴羽策弹奏的是什么曲子,他只记得他当时的神情,那么满怀自信,又饱含着深情。




他沉浸在自己一手缔造的世界中,如同骄傲而强大的武士,宁碎不弯。




一曲终了,身穿燕尾服的青年回身深鞠一躬。转身下台前那淡淡的一瞥,让方锐觉得,自己也一脚深陷入那个世界中,再难逃离。







过于优秀的人,大抵都免不了遭人嫉恨吧。方锐想。




所以在晚会散场后,看到刚刚大出风头的人被堵在胡同里,他也完全不觉得奇怪。




堵住路的几个青年用很难听的话奚落着吴羽策,而当事人连眉头也未曾皱一下。




其中一个人骂到激愤处,挥拳便向吴羽策冲去。




吴羽策反应迅速地抬左臂格挡,同时右手一个直冲拳直击对方腹部。




先动手的人捂着肚子惨叫着向后跌去,他的同伴紧随其后一拥而上。




方锐紧张地站在胡同口,犹豫着是不是该去找学校的保安来。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真没想到,那双无论是轻触琴键还是紧握手术刀都优雅无比的手,打起架来竟也是不要命般的狠厉。




“小心!”方锐回过神来,正好看到一人挥舞着棒球棍试图从背后偷袭。眼看吴羽策就要躲闪不及,他急冲了两步,飞起一脚向偷袭的人踹去。




尽管吴羽策和方锐的战斗力都不弱,但架不住对方人多,等到两人从混战中逃出,都不可避免地挂了彩。




一个衣冠楚楚的燕尾服被揉的皱巴巴,一个灰扑扑的迷彩服沾满了泥污。




“多谢。”吴羽策转身向方锐道。




“你是怎么惹上那帮人的啊……”方锐忍不住问。




“我的节目挤掉了他们音乐学院的名额,被记恨也是理所当然的。”吴羽策淡淡地回答。




“居然会有这么小心眼的人……嘶,好疼!”方锐倒抽了口气,低头一看,小臂上不知被什么划了一道口子,正缓缓地渗着血。




吴羽策皱着眉抓起方锐的胳膊看了看:“去我宿舍,我帮你消毒一下。”说完不等方锐客套,一路拉着他就往宿舍方向走去。







方锐的大学生活过得很精彩。他处世比较圆滑,开学没多久就跟各方都处好了关系,跟同届的两大传奇关系也相当铁。




周泽楷是一个十分容易害羞的人。这跟他在荧幕上展示于世人的完全不同,生活中的他不善言辞,紧张时会说不出话,甚至还会脸红。




而吴羽策却是一个嘴巴很毒的人。他会不留情面地戳穿方锐的油腔滑调,言辞十分犀利,令人无处遁形。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方锐如是感叹道。







方锐跟吴羽策的恋爱关系发生得很突然。似乎是某个两个人都喝多了的晚上,方锐一脸讨打相地调戏吴羽策,却被对方一把揪过来。紧接着,一个柔软温暖的事物贴上了他的唇。




吴羽策的口中含着浓浓的酒气,方锐不知道自己嘴里是否也是如此。那辛辣的滋味在两人口中弥漫,方锐觉得自己的神经开始麻木了起来。




“闭嘴,猥琐方。”吴羽策用犬齿磨着方锐的唇,恨恨道。




“不好,吴女士生气了~”方锐嬉笑着回应。




他们的唇齿交缠碰撞着,却都小心地没有咬伤对方。




方锐喜欢了吴羽策四年,在第三年过半的时候终于得到了回应。







吴羽策是一个认真又严谨的人。他的目的性很强,一旦认准了一件事就会直直走下去,从不会因为身外之事而迷失方向。




事业如此,对待爱情,亦是如此。




这三年来,吴羽策一直想等有一天逮到方锐,一定要问问他,当年为什么要走。




在他鼓起勇气跟家里出柜的两天后。







“当年是我不对。”方锐伸手捞过一罐啤酒,“我怂了,不敢来面对你,就躲了这么久。”




吴羽策想甩他个白眼,却又有点儿于心不忍。




他有些烦躁,这病还他妈是交叉传染的,他也早就得了名为方锐的病,而且从未治愈过。




身为X大医学院的高材生,终于也遇到了令他束手无策的病症。




-END-

评论
热度(75)
  1. 西湖苦茶西湖苦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冷CP堆放处

© 冷CP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