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堆放处

这里是冷到南极的全职cp集散地。
我们的口号是:只有想不出的梗,没有拉不来的郎!
关爱冷cp,拍砖请轻拍~

【唐方】向时光致敬

西湖苦茶:

BY 西湖苦茶


*这篇我好像没有贴过,混个更……


*收录在唐方小料本《别拿糖糕不当点心》中


*声明一下,这个是主催雀尾生_Az修改过的版本,比我的初稿好了何止百倍,我弱爆了T_T



你有没有听过,珠穆朗玛峰至高点上呼啸的风声?



我曾遍访名山大川,只为寻找那份遨游天地的自由,而伫立于青藏高原的世界之巅,那是我的梦想。我将它称之为“那座山”。


某一天,从上一段旅途的终点坐上火车,我开始了我的下一段冒险。拎着行李来到我所在的包间,好不容易安顿好后,我开始打量与我同行的旅客。


我的位置在下铺。除我之外,这个包间里只有对面的中铺和下铺有人。


对面中铺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面朝里地侧卧着,似乎十分疲惫,列车停站又启动的摇晃和车厢里旅客的喧闹丝毫没有惊动他的睡眠;下铺则半躺着一个身量较瘦削的青年,正开着床头灯,拿着一本杂志安静地看。


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抬起头打量了我片刻,圆亮的眸子弯成了一双月牙:“您好,是要去登山吗?”


“是的。”我也向他微笑,“‘那座山’。”


他愣了一下,随即了然:“您真了不起。”


之后我们又随意聊了几句。他说他叫方锐,和中铺的青年都是职业电竞选手,趁着夏休期一同出来旅游。


“你们玩的是什么游戏?”我有些好奇。


“荣耀,您听说过吗?”他问。


我摇了摇头。这些年我都不断地奔波在一段又一段的旅途之间,无心也无力去了解那个由数据堆建的电子世界。


正聊着,方锐看了看表,突然坐了起来。


“啊,差点忘了。”他说着,伸手去敲中铺的床板,“喂,唐昊,起来吃宵夜了!”


被叫做唐昊的青年不老实地翻了个身,眉头紧紧皱着,似乎睡得十分痛苦,直到方锐凑到他耳边大喊“方便面——”,他才醒了过来,愤怒地一把推开噪音的来源。


看来这家伙起床气不小,我默默地看着,有点想笑。


唐昊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毛爬下来,从背包里翻出一桶泡面就出去了。


“这家伙,非要我叫他起来吃东西,自己又那么大起床气。”方锐嘴上在抱怨,嘴角却微微翘着。


不一会儿唐昊端着冒热气的面桶回来了,坐在下铺自顾自开始吃。方锐不知从哪掏出把勺子,凑过去要舀汤喝。


唐昊吃了一半,估计被撩拨得烦了,皱着眉头瞪了方锐一眼,看他嬉皮笑脸地,干脆把面桶往他手里一塞。方锐也不嫌弃,从他手里接过塑料叉子就着剩下的半碗吃了起来。


盯了他两秒,唐昊抬起头来,像是这才察觉到我的存在,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我也向他点头示意:“两位也是要去西藏吗?”


“不,我们到下站转车,去云南。”唐昊回答。


“那怎么不坐飞机,要来挤硬卧呢?”我忍不住问。职业电竞选手的收入状况我也有所耳闻,哪怕不是顶尖选手,也不至于像我这样囊中羞涩,只好在每一程上都精打细算吧?


“不觉得这样很像私奔吗?”一直埋头苦吃的方锐大概是终于解决了那半桶面,抬头擦了擦嘴,眨巴着双眼问。


唐昊的表情似乎有些嫌弃,冷冷地哼一声,却也没有反驳。


这两个家伙,看着还挺有意思的。



唐昊睡着的时候,方锐只一个人看看杂志,或是与我搭话,显得挺矜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等唐昊起床后,方锐一下就活泛起来,两人跟俩小孩儿似的,拌嘴拌得不亦乐乎。


说来唐昊总沉着个脸,年纪反倒比方锐小些,年少气盛,方锐倒也够了解他,仗着他不会拿他怎么样,句句拎着分寸往点上戳。唐昊每每被他撩起来,只得捏着拳头干瞪他。


三人坐在下铺也不能总干坐着,闲谈间方锐聊起他们以前的事情,说是“互相看不对盘,打了一架,就在一起了”。


我有点儿惊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方锐大概是见我神色不对,连忙解释:“不不不,不是真的打,是在游戏里,竞技场!”


我笑了。还真像是他们俩会做的事儿。


又坐了一会儿,方锐说困了,眯缝着眼卷了被子往床上一倒。唐昊竖着眉毛叫他做手操,方锐哼哼两声,不理他。唐昊拿他没辙,一边咕哝着抱怨一边摸索着掀起被角,把方锐的手扒拉出来握在手里熟练地揉揉捏捏。


那时的我还不太清楚双手对于职业电竞选手而言意味着什么,只是看着他们的手轻轻地扣在一起,而唐昊的表情和动作不自觉地柔和起来,就打心底里隐隐希望他们的手一直不要放开。


准备睡之前我去上了个洗手间,出来时唐昊正好进来洗脸。


方才已差不多摸清了他的脾性,我忍不住拿他打趣:“刚睡饱了,这会儿睡不着了?”


“刚做了个噩梦,睡不着。”他倒是回答得正经,抹了把脸上的水,径自往回走。


噩梦……我想起方锐叫他时他那一脸纠结。或许这梦和方锐有关?


“别告诉他。”他走出几步后的顿了顿,背对着我没有回头。


是真的很在乎的吧。


也许他曾经恣肆张扬,却愿意为他隐去锋芒。


也许他曾经淡薄随性,却愿意为他拾起固执。


只有他们,能把彼此塑造成现在的模样。



回去后我们都各自熄灯睡觉,隔间里安静得落针可闻,只有窗外车轮的转动声规律地传来。


“方锐你一直抖什么?我在上面都感觉你在晃了。”半梦半醒间,我听见唐昊迷迷糊糊地小声抱怨。


“我没抖,是火车在晃。”按说方锐睡得比他早,早该睡熟了,这会儿声音听着却比他清醒些。


我一时好奇,默默睁了眼望过去,他们没发现,大概是以为我已经睡沉了。


唐昊默默地探出脑袋来,朝着下铺盯着他看,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幽幽的光。


“好吧。”方锐撑了两秒之后卷着棉被蜷了蜷身子,表示投降,“糖糕啊,我冷……”


按这个方向一路走过来,昼夜的温差一站比一站大,方锐衣服穿少了。


“……啧,麻烦。”对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唐昊一边嘟囔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爬到方锐的床铺上,从背后圈住他:“现在可以睡了吧。”


“嗯。”方锐含含糊糊地哼了一声,下铺就再没了声息。


月光从窗外投射进来,无声地铺在两人身上,环抱住了这一室的寂静。


希望他们能做个好梦。



凌晨五点多,我是被灯光晃醒的。我睁开眼来,发现他们二人已经收拾好了东西。


“吵醒您了?抱歉啊。”方锐笑着朝我挥挥手,“我们到站了,再见。”


“有缘再会。”我也向他挥手,目送着他们二人下了车。


窗里有晨晖透进来,在他们可能还有余温的床铺洒了一层薄薄的金光,而窗外的二人迎着朝阳带着行囊,沿着这个寂静的小站坚定地并着肩向前走去。列车停了片刻又重新启动,飞快地赶上了他们的脚步,又飞快地将他们抛在身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我和他们只是旅途交错点上的萍水相逢。可这段记忆,大概能在我的脑海里停留很久吧。


但愿他们的爱情和荣耀,都可以像这样走下去吧。


哪怕道阻且长。



我终究没有登上“那座山”。


有些遗憾,但我收获了渴望的自由。


在外奔波了大半年后,我回到了故乡N市。


N市的变化很大,仅一年未回来,就让人几乎认不出了。我花了一段时间才重新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与旧时好友对坐叙旧,陪伴家人共享天伦,甚至在空闲时试着玩了那个叫《荣耀》的游戏。


在游戏里我认识了许多人,也了解了不少关于职业联赛的信息,知道了唐昊是在这个城市的战队队长,而方锐也曾经是这个战队的副队长。


从他们这些职业选手,到游戏中的每一个普通玩家,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的荣耀而战。


那荣耀有时是一场PK的胜利,有时是一个副本记录,有时是一件成功的银武。


在游戏中,每个人都全心投身其中。血液在胸腔中鼓噪,仿佛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胜利,荣耀,冠军!


某个周六的晚上,闲逛路过体育馆时,我看到了“荣耀职业联赛 第十二赛季 第十七轮”的宣传横幅。


想起了在火车上不期而遇的那两人,我一时兴起,向售票处走去。


幸运地抢到了一张位置不错的票。比赛那天,观众席上很是热闹,我也不知不觉地被身边的观众带动着投入起来。


那是一场呼啸战队主场应战兴欣战队的比赛。比赛开始前,两队选手上台握手致意。两排队伍在大屏幕上平行渐次出现,我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呼啸的队长与兴欣的副队。


唐昊与方锐。


他们微笑着握手,又在片刻后分离,然后随着自己的队伍,各自走向赛场两边的比赛席。


背道而行,却向着同一个目标迈进,步履坚定。


赛台上炫目的全息投影映出了游戏中的角色和场景,战斗打响。他们将赌上一切,为各自队伍的荣耀而战。


忽然想起了在火车上与他们两人的一段对话:


“似乎很多人拿登上‘那座山’当做毕生的理想,但世界如此之大,青藏高原也不过是地球的鼻梁而已。我们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劲,爬上地球的鼻尖呢?”方锐笑问。


“……为了自由。”思索了片刻,我认真地给出自己的答案。


为了站在在世界之巅,让思绪随着风徜徉,感受那份目之所及,心之所向,皆是无穷天地的自由。


那正是我眼中登山的魅力,也是让我为之沉迷的寄托。


“为了荣耀。”正当我沉浸在自己满溢的情绪中时,唐昊突然说道。


荣耀吗……?


一直以来,我并不太认可那些将征服一座高峰作为荣耀的人。我觉得那太功利。当双眼被浮名积满的时候,还能看见多少美丽的风景?


但是此时,我想我明白了唐昊的话。


荣耀就是他们的全部,或许酸甜苦辣,百味陈杂,但他们依然乐在其中。


荣耀就是他们的世界之巅,是他们每一个人,作为职业选手最大的坚持。


这是他们的荣耀。


比赛进行到了团队赛,唐昊的唐三打一马当先冲在最前,率先遭遇了被安排在团队侧翼,方锐的海无量。


唐三打不闪不避,挥爪冲上,海无量转身迂回,试图避其锋芒。唐三打不依不饶,迎头追击,两人陷入胶着。此时,兴欣这边一个周身火红的战斗法师冲上,几击间打乱了唐三打的节奏。后方数个身位格处,长发飘飘的枪炮师从容而立,手中重炮数击连发,强硬地用重火力将呼啸的其他角色阻隔在几步之外。


另一边的呼啸也不甘示弱。元素法师移动几步,借魔剑士假吟唱的掩护,法杖一挥,一片熊熊火焰便朝着战斗的中心袭来。队中的盗贼也不甘示弱,在牧师的照顾下以强硬的姿态闯入火力线,试图和战斗中心的唐三打形成呼应。


我想起了曾在论坛上偶然看到的第九赛季呼啸比赛视频。那时的呼啸并不弱,也曾多次在团队赛中利落地横扫对手。


那时的他们无愧为强者,却极少彼此照应,像一只刺猬竖起了背上的尖刺一样充满攻击性,但同时却也暴露出了不堪一击的肚皮,被不少评论称作“转型期的阵痛”。


然而,现在的他们虽已不再并肩战斗,背后却都有了可依靠的队友。


或许这也是他们带给彼此的成长吧。


胜负分出的那刻,胜队的粉丝激动地尖叫欢呼。我随着他们起立鼓掌,不为其他,只是想给他们送上我的敬意。


在我眼里,这一刻,胜利属于谁都已不再重要。赛场上的每一位选手都为结果而拼尽全力,这就是他们收获的最珍贵的所有。


两队选手从比赛席走出。


那是为荣耀而战的唐昊与方锐。


那是比肩朝他们的世界之巅前行的唐昊与方锐。


那是深爱彼此的唐昊与方锐。


我向他们的荣耀、以及这段峥嵘岁月中的爱情,致以我的敬意。


-END-

评论
热度(62)
  1. 西湖苦茶西湖苦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冷CP堆放处

© 冷CP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