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堆放处

这里是冷到南极的全职cp集散地。
我们的口号是:只有想不出的梗,没有拉不来的郎!
关爱冷cp,拍砖请轻拍~

【瑜策/论坛体】《[树洞]哥哥好像跟和他关系一直很好的义弟冷战了怎么办?!》 番外

西湖苦茶:


BY 西湖苦茶


(一)无戮




严虎带着四五个兄弟登上天台的时候,孙策已经等候多时了。


他逆光抱胸而立,夕阳为他修长的轮廓镀上一层朦胧的金光。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他抬起头,一双桃花眼笑弯成了新月,双颊上嵌着一对深深的酒窝。


如果忽略他眼中满溢的戾气的话,此番情景定可入画。


可惜,此时观画之人,竟无一懂得欣赏。


“你一个人?”严虎有些难以置信地望了望四周。


“足够了。”孙策拨开额前碎发,挽起制服袖子,纤长的手指随意指点,“你们几个,一起上。”


然而没有人动。


严虎瞪着孙策,暗自评估他的战力。


孙策体型偏瘦,怎么看也不像十分能打的样子,何况还是以一敌五。


他却高高扬着下巴,眼中尽是满满的自信。


严虎大喝一声,挥拳冲上。那四五个兄弟紧随其后,朝着孙策方向冲来。


严虎这一拳乘着万钧之力破空而下,却挥了个空,像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上一般着不了力,一时难以维持平衡。正当他狼狈收拳时,脑后掠过一阵凉风,他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直飞了出去。


其他人甚至还未来得及看清孙策的动作,就已经被击倒在地。


孙策一边想着回去之后要怎么扣这帮人的德育分,一边把最后一个人撂翻在地。在他收手的一瞬间,却听到背后有破空之声传来。他本能地抬起左臂格挡,同时飞起一脚,将偷袭者狠狠踹开。


然而终究晚了一瞬。孙策低头看去,左臂被短刀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从手背一直延伸到手肘。


血从伤口中漫出,孙策条件反射地去捂,却怎么也止不住。他撕开袖子,用手帕缠住伤口。血顺着他的手肘流下,在地上汇成小小的一滩。


好在伤口不深,也没有伤到静脉和韧带。仅仅过了片刻,伤口就控制住了。


孙策扶着围栏站起来,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艰难地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抱歉呐,又要麻烦你跑一趟了。”他身子一歪,整个人都靠在了围栏上,以减轻身体的负担,“......华大夫。”


天色终于暗沉下来,飘起了细密的雨丝。




“受伤了又挨雨淋,伤口都发炎了,给我乖乖躺着输消炎药吧。”华佗一边帮孙策包扎伤口,一边絮絮叨叨地数落道,“我说你小子,有那力气每次都打电话让我来收拾烂摊子,倒不如直接打120把你拉医院去。”


“那可不成。”孙策懒洋洋地斜倚在病床上,笑道,“被校方知道了的话,要记过的。”


“唉,反正我是管不了你们那么多,医药费不许再拖了听到没?”华佗无奈地叹了口气,招呼护士来帮孙策挂上输液袋,背着药箱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了孙策一人。他百无聊赖地盯了一会儿输液管里淡黄色的消炎药,随即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


冰凉的药水顺着针头缓缓融入血管。血液是温热的,表皮被利刃割开的触感还历历在目,一如之前的每一次。


被割伤的手臂还在火辣辣地刺痛着,提醒着他之前的险境。


一直以来,他对付不良分子的手段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暴力的碾压。也只有通过拳头,他才能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不管是纪律还是信念,以及怀揣着共同理想的朋友们,他都好好地守护在身后。


这是他的行事之道,也是旁物无法撼动的坚持。


他仍旧闭着眼,意识却无比清晰。耳边仿佛传来流水的滴答声,不知是杀伐暂歇后心头封锁的魔,还是繁华褪尽时耳边萦绕的歌?


“砰——”地一声,病房门被人狠狠推开。孙策抬眼望去,他那位素来冷静的义弟正急促地喘着气奔至床边,发梢还挂着凌乱的水珠。


“阿策!”他的声音也不似往常般平淡,甚至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你受伤了?!严重吗?”


“不严重不严重,”孙策侧对着他,把受伤的手臂向被子里藏了藏,“一点小伤,输个液就没事了。”


周瑜狐疑地看着他,一把掀了被子。伤口在拉扯间似乎复又裂开,把绷带晕染出一片淡淡的粉色。


“都这样了,你跟我说‘没事儿’?”周瑜死死盯着他的义兄,细长的眉紧紧拧在一起,“我到处找不到你,他们说你去了天台......我到那儿之后只看到地上的一滩血!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功夫才找到这里吗?我差一点就去报警了!你平常受了伤就都躲在这里?你怎么就不肯跟我说一声?!”


孙策一边寻思着他这义弟估计是真急得不行了,说话都没了逻辑,一边想让他冷静下来。然而等他的手触到周瑜的额发时,才发现那并非雨水,竟是跑出了一头热汗。


孙策忽然就有点儿心虚。自从当了学生会长以来,每每跟不良分子动了手受了伤,他都一个人躲到华佗的诊所来,为的就是不让周瑜和自家弟妹们担心。然而看着周瑜焦急的表情,他突然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一直都做错了?


“难道所有问题你都要用武力解决吗?”周瑜追问道,“那我们定这校规又有什么用呢?那还要风纪部做什么?”


“我......”孙策被噎了一下,“但这是最快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所以你就置自己的安全于不顾?!”周瑜站了起来,朝着病房门走去,“如果,我跟你不是义兄弟就好了......”


身后半晌没有动静。周瑜疑惑地转身,只见孙策正呆呆地望着他的方向,薄唇被犬齿咬得发白。他双眼中盈满深深的绝望,让周瑜一瞬间以为他会落下泪来。


然而,话既出口,便覆水难收。


-TBC-


目测还有两篇,之后就在这篇下更新了……

评论
热度(81)

© 冷CP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